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石首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马上加入
搜索
热搜: 净水
查看: 19810|回复: 134

社区故事(小飞改编者 原创为小九儿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6-7-27 14:15:3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 沙飞扬搅着杯子里的咖啡,似笑非笑地凝视对面的风云:“最近迷上一首歌。”
   “唱些什么?”
   “生存,说白了更像一种挣扎,执着,其实只是没有办法,理想,我已差点忘记了,哎,老了,纯真的心灵老了……”
   “呵呵,歌嘛,瞎唱的……”风云下意识瞥了眼手表,可是没逃过沙飞扬的目光。,
   “赶紧回去吧,不然,你未婚妻又该闹个没完了!”她那不屑的口气,深深刺痛着风云。他却不得不站起身,慌慌张张往未婚妻的公司赶去。
   沙飞扬拨通联想的手机:“爸,别等我吃饭了,晚上我有个约会。”
   十几分钟后,咖啡厅门外停住一辆高级轿车,沙飞扬看到公司总经理旭一个人走从车里出来,正四下张望

          联想生在调关村,是家里的独子,自幼便喜欢跟邻居家的比自己小五岁的婷子香水玩耍,后来又带着她一同上学,可谓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联想19岁那年考上石大,临走时对着婷子泪眼汪汪的发誓,一定要回来娶她.
      五年以后,联想已经在石首社区的“发展社”工作。他接到婷子的信,说是家里给她定了亲,问联想该怎么办。联想心急火燎地赶回调关村,到家便央求父母去婷子家提亲。没想到母亲坚持不肯,说是找算命的算过,儿子与婷子八字不合,万万不能成亲。联想的爹则蹲在门槛上一声不吭,闷闷地抽着烟袋。联想一听就急了,解放这么多年,难道还能听信这些迷信的说法,毁掉自己和婷子一生的幸福吗?
    当晚,婷子偷偷在村口小河边见了联想,说起与自家爹娘抗争无用,提亲的那家下月就要来迎娶她过门。婷子抽泣着将一条新绣好的手帕塞给联想,让他只当留个念相,日后别忘记还有自己这么个人。联想哪里就肯呢?他在外面呆了几年,越发看不惯村里这些陈旧的观念和习俗,在他的极力劝说和鼓动下,婷子心眼也活了。
     隔日,联想悄悄买了两张火车票,等在村口大槐树下。婷子简单收拾个小包,找借口溜出来,两人一起跑回石社。
     婷子娘家打上门来要人,说是联想拐跑了他家小婷,要是胆敢对他们女儿如何如何,他们肯定要怎样怎样。联想家一看,生米做成熟饭,再拦着怕是要闹个天翻地覆,不可收拾的,万一小婷家人跑去石社,坏了儿子辛辛苦苦奋斗来的工作,那可就……联想的娘坐在床头上捶胸顿足,一百个不情愿地应了这门亲事,终于成全了婷子跟联想。
     他俩人落户在石社,一来远离两家父母眼前,能少惹得彼此麻烦,二来联想在石社工作稳定,他又给婷子报名上了师范学校,只等她毕业,也能在这里找到个象样的工作。那年,婷子其实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,到了城市,要求也严格,他俩暂时没领到证,分别住在单位和学校的宿舍里.
       上学的三年里,婷子才算真正领略到恋爱的滋味,同联想在一起的时候,再不是坐到河边唱着乡间小调,聊着鸡呀牛呀田里的庄稼呀。联想会给她讲述石首社区与调关村的不同,每次都让听得津津有味,羡慕他知道那么多事。联想虽是疼小婷,却也不忘提醒她必须用心的学习,将来两人才好有出头的日子。
      一晃,婷子毕业分到石社笔架中学,虽是收入不多,毕竟是稳当的职业,她也终于可以心安,觉着让联想在人前介绍自己时,不至于太没面子。
      婚礼很简单,这也是他俩共同的意思,可以节省开支,又算是响应政策,婚事从简。联想的娘一听说儿子的婚就这么结了,心中便是不悦,等了一年没听到儿媳妇怀孕的消息,更是大不高兴,托人写信给联想,催着他们赶紧要孩子,延续家中的香火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2 +54 收起 理由
风云 + 1
小代 + 53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7-27 14:5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
    哈哈~!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故事精彩的很,请大家关注后续情节^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6-7-27 15:49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哈哈哈,    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7-27 16:10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
            风云兄
             好像不怎么期待后面的故事哦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6-7-27 16:13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瞧了半天都没有我的影子闪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7-27 16:16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
         想进来吗???
        OK,后面写你进来就好了嘛,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7-27 16:30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 孩子迟早会有的,联想一直这么想,所以娘的催促,他根本没放在心上。可也怪了,第二年,第三年,依旧没动静。他自己都含糊了,小婷心里当然更是有负担。她偷偷跑到医院检查,结果表明,自己的身体根本没问题。医生直截了当地告诉她,最好回去劝说丈夫来院检查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婷子哪儿敢轻易对联想说呀,每次话到嘴边又吞回去,怕丈夫听了会发脾气。联想见她时不时想说话又不肯说,脸上变颜变色的神情,终于忍不住问了一次。婷子被他一问,不敢再隐瞒,只得把事情前前后后说个明白。联想刚听时,心中的确不悦,想自己身强力壮的,凭什么被怀疑成有问题呢?再想了几日,觉得自己要坚持不去查查,倒好象真是心虚似的,只怕……

             联想在婷子陪同下,终于到医院检查。他边走边四下张望,生怕被认识的人看到,那该多没面子!三日后,医生给出一个令人满意,又大惑不解的结论——联想一切正常。俩人既然都没问题,为什么就没孩子呢?这下,联想和婷子可更犯难了,怎么对家里解释?"

            联想的娘听说后,把儿子好一顿数落,又指着自己的老头子,大骂他当年不该应下这门亲事。联想坐在板凳上,只管听着娘的絮叨,他知道爹一准又蹲在门槛上抽烟,那门槛象是专门为爹准备的,一蹲就是几十年。婷子在门外的台阶上站着,不敢进门。好一会儿,联想闷声不响地出来,拉着婷子就走。
   
           “老公,哪儿去呀?”婷子边踉跄地跟着,边问道
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 “回家啊,呆在这里不就是被娘骂,难道你还没听够?”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 联想的口气不善,婷子便闭口不再说话。走到火车站,值班的人告诉他们,下午的车早走了,要等半夜才会再来下一趟。俩人坐在候车室里,婷子瞥了瞥一旁抽烟的丈夫,小心翼翼地劝道:“老公,你别生气了。”

           “嗯。”联想看都没看她,只随口答了一声。

           “ 老公,你……娘说的或许没错,我们……”
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“没错什么呀!”联想暴躁地瞪着她,“你是上过学受过教育的人,怎么也会信那些江湖算命的话?什么合不合的,不过是些骗人的鬼话,村里那个半仙,你只要多给他钱,就算是猫跟耗子,他们也敢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!”

         “ 可我……”婷子望着怒气冲冲的联想,又不敢说话了。
   
           联想原本也不想对妻子发脾气,只是心里烦得慌,老天爷凭什么跟自己过不去呢?娘打一开始就反对这门亲事,后来没办法算点了头,也就不能再说什么。联想寻思着,等他们给家里添个一男半女,娘看着高兴,对小婷也能比从前好些。现在倒好,莫名其妙地出来这么个结论,反而象是应了算命的话,联想心里能不别扭吗?

          婷子明明知道不是自己的过错,却总有种对不住丈夫的感觉。每天上班都是无精打采的,被同事百合问起,忍不住说了。
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“咳,就这个呀!”百合不以为然地说道,“我见过你们这样的,听说抱养一个回来,自己的也就有了。”
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 “真的?”婷子惊讶地问,“这是什么道理呀?”
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百合也讲不出所以然,只是听过有这样的说法,而且确有实例。
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婷子回到家,跟联想谈及此事,丈夫的态度很暧昧。其实她自己也拿不定主意,领养孩子不象买东西,不满意还能商量着退货,又不是亲生的,万一将来有什么问题,那怎么办呢?联想想得更多,抱来的再好,毕竟不是自己亲生骨肉,家庭能算是完整吗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6-7-27 16:35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嘻嘻````````
想不到偶还是第一个出场滴
哈哈``
还是小飞记得我一些。。

今天写滴是“偶爸”跟“偶妈”。
啥时候会写到偶咧!~
风云是不是喜欢上偶啦```


好期待哦!``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6-7-27 17:2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鼓励一下,继续努力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7-27 17:28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 最近,发展社里几个头头脑脑都被革委会拉出去批斗,联想庆幸自己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记者,顶多跟着大家到饭堂里喊喊口号。社里有个编辑叫赵哥,年初时才调来,因为深受老社长赏识,很快便提拔成编室主任。这次运动,赵哥自然没逃过去,常被揪去陪斗。偏偏他这人性子直认死理,不但毫无悔改之心,竟然还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,坚持说老社长和另外几位社领导为人正直,坚持原则,忠诚党和人民……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显然,赵哥这种敌我不分,立场不清,明目张胆地与广大革命群众对立的家伙,是不会有好下场的。那篇“反动”文章写好后没几日,一伙穿制服的人便以“现行反革命”罪名将赵哥逮捕。又传闻赵哥在当日就被押离梅庄,到底会被如何处置,不得而知。联想猜想,如此罪名,哎……他只在心里偷偷骂着:什么世道啊!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 联想晃晃悠悠骑着他的破自行车回家,一路还想着单位里发生的乱七八糟事。走到长江小河附近,忽然看到水里象是扑腾着什么东西。他停下观瞧,竟是个孩子!联想二话没说,大喊着“快来救人”,自己先跳下河。小河边本来人就少,赶上当时人人自危,提心吊胆地宁愿老老实实躲家里,所以喊了半天,就过来两个上岁数的老太太,她们帮着联想把孩子拉上岸,听到小孩嘴里“妈妈,妈妈”叫着,联想估计水里还应该有个人。他自幼生活在河边,水性极好,深深憋了口气,到水底下摸了起来。

        两个老太太一边照看小孩,一边急切地关注水里的动静。这会儿陆陆续续又走来三两个年轻人,正准备下水帮着救人时,看到联想拖着个人浮出水面。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水里的两个人拉上岸,联想喘息着,凭他的感觉,刚被救上来的女人已经死了。

         婷子等到很晚还不见丈夫回来,一时心急,便迎着联想回来的路找了过去。听到迎面过来的人议论河边有人自杀,她心里顿时慌了,莫不是联想遇到什么想不开的事,也许跟单位的那个同事有牵连,就……婷子一溜小跑赶到河边,人早都走光了。怎么办呀?人民医院,对呀!想起听到说救人什么的,救上来的肯定被送去人民医院了。
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婷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到了医院,直奔抢救室那边。  
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“同志!”她抓住经过身边的小护士,没头没脑地问着:“人呢?”
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 “人?什么人啊?

            “就是……刚刚送来的……跳河的……”
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 “哦,没到医院就死了,人都送太平间了,你是家属吧?怎么才来呀?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婷子一听,差点晕倒在地,忽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,转头一看,联想从一个门里拐出来,手里拿个大号白色搪瓷缸子。小婷又惊又喜,冲了上去:“老公,你……你没事呀!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“你怎么跑这里来了?”联想倒觉得奇怪,“来了也好,帮我冲奶粉,我干不来这个。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婷子接过搪瓷缸子,没说别的,一边笑着,一边擦眼泪,手底下还紧忙。俩人得空才慢慢聊起河边发生的事,联想嘻嘻笑起来,老婆真能胡思乱想,自己一个大男人,就是再难的事也得扛啊,怎么会寻死呢?婷子听了丈夫的叙说,立时可怜起那个小孩子,当妈的真是狠心,自己不想活,也不该让亲苦肉陪上呀!
  
         “诶?老公,没这孩子的其他亲人的消息吗?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“公安局刚才来人登记了,大家都觉得这母女不象本地人,八成是为躲什么事跑出来,又琢磨着躲不了,所以才寻短见。哎!现在这年月,什么没有啊?也许她们是黑五类家属,活着比死了还痛苦!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“小丫头真可怜,我看她顶多三四岁,还什么都不懂,差点就没命,今后也不知道怎么活呢!”
|
            “婷婷,你们学校反正也不正经开课了,有时间就先照顾着点吧,等她家有人来领她时再说。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婷子点点头,看着病床上蜷缩成一小团的女孩,心中油然升起爱意,自己要是能有这么漂亮的女儿该多好!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等了几日,仍没人来认领孩子。医院给小女孩复查后,认为她身体已康复,可以办出院。公安局的人又来了,他们调查过,认定这母女非石社常住人口,也没有任何可证明身份的物品,无法继续查下去。
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 联想正在单位时,接到婷子打来的电话,说是医院联系有关部门,准备送女孩到孤儿院一类的收容机构去,问联想怎么是好。联想什么也没说,匆匆赶到医院,进了病房便看到女孩抱着婷子在哇哇哭,一阵心酸顿时涌了上来。几个穿制服的人推门进来,要带孩子走时,联想一把抓住他们:“这孩子不能带走……我们要收养她!

           话一出口,联想觉得自己有些冲动,想了又想,咳,大概是缘分吧。于是,他和婷子便去了民政部门,但收养手续办得很不顺利。正不知如何是好时,联想不觉想到——自己为形势需要,曾经写过几篇报道,都是给社区公安局和现任局长吴勇歌功颂德的文章。为此,吴局长对他一直是非常客气的。联想决定去求他帮忙.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吴局长翘着二郎腿,坐在办公桌后,一手茶杯,一手香烟,沉吟半晌才开了腔:“联想,这事……不好办呀!”

           联想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:“吴局长,我知道是给您找麻烦了,可别人吧,没您这能力呀!找了也是白找!”

           “我……呵呵,这领养的事,国家有规定,得孩子的父母都亡故或者丧失抚养能力才行。你这个……哎,不好办!不好办!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“孩子母亲肯定不在了,又不是咱们社区的,兴许根本就没父亲呢,那咱上哪儿去找啊?”

          “嗯……这种可能性倒是很大,哎呀……”吴勇还是一脸为难,拍拍案上一打卷宗,“本来是该派人去其他城市调查的,你看看,手头的案子太多,实在忙呀!”

           “是啊,是啊,呵呵!”联想赶紧陪着笑脸,“咱们社区公安局的同志们太辛苦,特别是您,大事小事都得操心,不容易啊!区里最近又让找先进事迹写呢,这次我还得写您这儿,太有的写了!在您领导下的每个人都那么优秀,呵呵!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吴勇脸上掠过一丝喜色,清了清嗓子,又一本正经地答道:“联想啊,我理解你的心情,不过也要按程序,必要的手续不能缺,啊……这样吧,我安排人尽快办,你就放心吧!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 不管怎样,联想的心里还是万分感激,只要有吴局长这句话,不怕事情不能办成。临走时,他悄悄将老家捎来的一些土产塞到吴勇桌子下面,两人互相客气了一番,联想才兴冲冲地离开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 联想跟婷子终于办好手续,带着小女孩回了家。女孩只能说出自己三岁多了,其他的情况都不很清楚。女孩跟婷子已经相处几日,她们显得很亲近。联想想了,或许真是老天爷可怜自己没孩子,换个方式送来一个,那就收下吧.
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婷子有了新的寄托,更加省吃俭用,把攒下的钱买来些花布,给女儿亲手缝了几件新衣服。联想跑到商店,从可怜的几样商品中挑出儿童能用的、能吃的买回家,重新安排起生活.

             女儿不记得自己的大名,联想看她眉眼生得可爱,皮肤白里透红,乌黑的短发自然卷曲飞扬着,说起话来铃儿般悦耳,猜想她长大后肯定是少有的美人,心里这个喜欢!于是,他给女儿取名——沙飞扬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马上加入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石首第一门户社区

GMT+8, 2019-8-18 13:30 , Processed in 0.049391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